天氣良好,空氣清新涼爽,不濕不黏,恰如其分。
我決定在這種天氣外出,上健身房運動。
戶外映入眼簾的光線佳,回程時我單手拿著相機,邊走邊拍照。
我走了一回兒,來到附近的公園。
這座公園不小,是拍照的絕佳地點。
我漫步在公園中,從樹葉灑下的陽光點點,我按下了快門。
午後的公園有一群小孩和母親笑鬧玩樂著,
光看著這副光景,心情就變得和灑落的陽光一樣暖洋洋的。

我過足了拍照癮,到附近的照相館,購買一堆底片,
把心愛的相機收進包包裡,正準備回家。
這時,有人說:「請等一下。」
我一轉身,警察近在眼前。
「這是相機嗎?」
「是相機沒錯,有事嗎?」
我新買的相機造型滿獨特的,所以,警察無法立刻斷定那就是相機。

「我是這區的巡警,剛才有人來通報,有一個可疑的人在偷拍小孩子。
嗯,很可能是搞錯了,但為了保險起見,可不可以請你出示證明身分的證件?
還有,請讓我看一下你包包裡面的東西。」

我依照指示,拿出駕照。
巡警也確認了包包中只有我在健身房穿到汗水淋漓的T恤,錢包和手機。
「謝謝你的配合。你可以走了。」
此話一說,我離開現場。

突然,我的心中湧起一陣寂寥感。
這是悲傷與憤怒至極的感情。
我不明白是我被懷疑,還是確有其他可疑的人。
若我被認為是可疑的人物,我真的吞不下這口氣。
或許拍小孩的照片,遭到懷疑也無可奈何。
但我並非以小孩為主體拍照,而是拍照主體中有小孩子的身影。
然而,萬一沒有關聯的小孩也入鏡了,該如何是好。
我的行為真是如此惡劣嗎?

當時,我想起一段往事。
以前,為了工作,飛到夏威夷時,我遇到了很可愛的外國少年。
我很想拍他,但礙於語言不通,怕突然把鏡頭轉向他,
會嚇跑人家,我因此露出了苦惱的表情。
而少年身旁的母親伸手對我示意:「請拍照!」。
少年也漾起了滿臉的笑容,看著我,比V的手勢。
當然,我把鏡頭對準了他。
拍出來的照片,比我預期的還棒。
真不愧是直率的外國人。
懷疑對方的人是我吧。
思及此,我自己覺得很丟臉。

反觀在日本,若拍他人小孩的照片,
就會被其父母起疑,引起不悅。
哪怕我只是以「你的孩子很可愛呢」的心情瞄準鏡頭,
還是會被警察找上門。

的確,如果小孩子的照片流落到陌生人手裡,
有可能會被捲進意想不到的事件之中。
因此,父母對持相機的陌生人特別敏感是不無道理的。
若有個差池,難免會發生遺憾。
但是,我很難過。
我難過的不是我被懷疑這件事,
而是我們的社會把「面對陌生人,先提防再說」變得理所當然化了。

在這個時代,懷疑像是施打預防針一樣。
但即便如此,我仍想相信。
無論對方是朋友、家族,或陌生人也好,我都想先釋出信任。
甚至被背叛了,也無所謂。
若要對人亂施予預防針的話,我寧可生病。

因此,我如是想。
必須先向對方露出笑顏,比V的手勢。
就這樣而已。
你說對不對呢,夏威夷少年?













今の世の中、疑うという行為は、一種の予防接種みたいなもんだ。
だけど、それでも僕は信じたい。
相手が、友だちだろうが家族だろうが知らない人だろうが、まずは信じたい。
裏切られたっていいと思うことさえある。
人間に対しての予防注射をむやみやたらに打つくらいなら、
僕は病気にかかるほうがマシ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yangel 的頭像
shinyangel

Go with NewS

shinyange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