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日接到了你的訃報。
六年來長期對抗病魔的生活,病情雖一度好轉,仍不幸與世長辭。

我們可說是深受赤塚老師作品所影響的第一個世代。
你獨樹一格的作品,以及與眾不同的筆下人物,大受我們世代的歡迎。
揮別年少歲月,我們的青春清一色是赤塚不二夫。

幾年過後,我目標進軍搞笑界,從九州轉戰東京,
在歌舞伎町小小的酒吧中表演時,你突然出現在我的眼前。
當時的事我至今仍記得一清二楚。
赤塚不二夫來了。
那就是赤塚不二夫,一直注視著我。
這件突如其來重大的事,令我興奮難耐。
表演結束,你來到我的住處,如是說:
「你很有趣。進軍搞笑界吧。
八月底我有新節目,你來上。
在這之前你沒地方可去,來住我家吧。」
此人當時的決定大大影響了我和他人的人生,亦深深地震撼我。

此後,開啟了我們漫長的深交。
那時候,每天從傍晚半夜,暫且聚集在一間叫『瞳壽司』的店裡,
大聲嘻鬧,創作各式各樣的搞笑題材,接受你的指教。
你跟我說了形形色色的事,有關搞笑、電影、繪畫。
我也從你身上學到許多不同領域的東西。
你說過的話,至今我仍奉為金玉良言,長存我心。
更應用在我的工作上。

赤塚老師是個非常溫柔且害羞的人。
玩麻將,對方因墊牌而讓你佔上風時,
你怕對方會不高興,只好自摸。
我沒看過你玩麻將贏過。
但這裡頭也包含你強烈的反骨精神。
你很快地敞開心胸,接納所有人。
為此,你也被騙了無數次。
在金錢方面,亦遭受不小的打擊。
然而,我不曾從你口中聽到後悔莫及或憎恨對方的字眼。

你像是我的父親、兄長,
有時展現天真無比的笑容,又彷彿是年幼的弟弟。
你生活的一切事物都是笑話。
小章(章魚八郎先生)出殯時,你大笑著,眼淚一滴滴滑落。
出棺時,你輕輕敲了小章的額頭,說:「這小子死了啦。」
又高聲朗笑,淚如雨下。
你把笑話運用在萬物之中。

你的想法就是正向肯定、接納所有發生的事及原本存在的事物。
藉此,人在苦悶的陰界中得到解脫,變得輕飄飄的,
時間的前後關係被完全斬斷了,此時,此地,有種異樣的明快感。
你一言漂亮地闡釋了這個想法。
換言之:「此已足矣。」

兩人經歷過的種種遭遇、情況,如今在我腦海裡一一浮現。
在輕井澤度過無數次的正月,在伊豆的正月,以及珍貴的海外之旅。
每一段都是令人覺得有如此快樂之事真棒的美好時光。
最後一次出遊是去參加京都的五山送火祭典。
當時你那猶如慰勞彼此辛勞的柔和笑容,令我永生難忘。

現在,你正在這個會場某個角落有點高的地方,
翹著二郎腿,一手托著下巴,笑嘻嘻地觀望著吧。
然後,你肯定會對我說:「你也是做搞笑的,試著用哀悼文引人發笑吧。」
對你而言,死也是一種笑話也說不定。

我從沒想過人生中的第一篇哀悼文竟是獻給了你。
你生前對我照顧有加,我卻不曾向你道謝。
和你的來往是超越血親的關係,跟你道謝充斥著一種與他人客套的氣氛。
我從他人口中得知我們的想法一致。
然而,現在請容許我對你說聲謝謝。
一直以來受赤塚先生的照顧了。
我銘感五內。
我也是你眾多作品中的其中之一。
合掌。


平成20年8月7日 森田一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yangel 的頭像
shinyangel

Go with NewS

shinyange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