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身旁『姿三四郎』的導演在慶功宴的時候說:
「定裝時,看到你一身合適的柔道服裝相,我好高興呢。
我認為,『姿三四郎」絕對會是一部很棒的作品哦。
演技在你之上的人比比皆是,今後你有無限的成長空間。
但唯有這股率真,我希望你能永不忘懷。
這是你的優點。
你,就是姿三四郎喲。」

喝得酩酊大醉的導演所說的話,直率無比,
完全抹去了我的不安及糾結。
我聽了,泫然欲泣。
這一刻,我感到更加熱愛演戲了。

在我身旁的父親,靦腆地說:
「我看了『姿三四郎』。
你的演技還太嫩了,很可笑耶。
不過啊,還不錯啦。
我認同你演的姿三四郎。」

真會說反話啊。
最後還不是誇讚了我。
笨蛋老爸,謝啦。

前年跨年演唱會時,在我身旁的山下くん看到開唱前空蕩蕩的東京巨蛋,
嘟噥地說:「東京巨蛋,果真好大啊。
總有一天,好想在這裡開演唱會呢。」
平常極少出此言的山下くん的一句喃喃自語,我一直放在心上。
之後,隔了一年,這句自言自語成真了。
山下くん,我們終於辦到了。

在我身旁的友人,突如其來地說:
「しげ好像藍天呢。
我說:「是嗎? 我覺得夜空比較讚耶。」
接著,朋友搖搖頭。
「しげ的笑容就像藍天一樣的開朗。
而且,不只如此,
しげ活脫是The Blue Hearts『藍天』中歌詞所描述的男生。
『從生長地、膚色和眼睛的顏色,究竟能知道我的多少呢。』
しげ就是具有這種吶喊特質的男生哦。

出自朋友口中豪邁的一番話,總是告訴我不知道的自己的另一面。
藍天,通常用來表現清爽、透明的東西,
而The Blue Hearts的歌曲『藍天』,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藍天』中的“我”根本不認為自己是藍天。

司機能讓我搭上這輛巴士嗎?
目的地哪裡都行
不該是這樣吧?
歷史追問著我
在如此耀眼的藍天之下

我周遭的人總是妙語如珠,
而我就身在聽得見的距離,是何其幸福。
即便說話者不在身旁,每當想起那番美好的話語,
我便覺得周遭的人近在眼前。
周遭的人即鄰人。
鄰人就是重視自己的人,自己所珍重的人。
我收到了這些人的字句箴言。

與其自己閃閃發光,我想成為襯托他人閃耀無比的夜空,
但我卻像藍天一樣。
在地球的任何一處,抬頭望,必有藍天。
雖然,有時烏雲密布,然而,在雲的另一端,總有藍天無限延伸。
藍天,常伴你我左右。
因此,對我而言,周遭的每個人,就是藍天。
而這片藍天若說我是藍天的話,我,欣然接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yangel 的頭像
shinyangel

Go with NewS

shinyange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